欢迎访问:狼人干综合伊人网-大香蕉狼人伊人75欧美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

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


  牛二的饭未做好,我已沉沉的睡去。醒来时,已是临近黄昏。第一个感觉就是很饿,忠诚的牛二正坐在写字桌边。看到我醒来,他说:哥,饿了吧。没等我回话,就一溜烟地去准备饭。洗濑后,我点支烟静静地坐在窗前。暮色下,茂密的树林依山势起起伏伏地铺开,隐隐地散发着潮湿泥土的气味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,身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和平静。这次到这里,仅仅一天多,但我心理上感觉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。  牛二侍候着我吃了两碗米饭、一瓶啤酒、一盆猪肉炖粉条。吃罢饭,我脱光了衣服,拎着皮带下楼,牛二习惯性地跟着我。我告诉他:从今以后,我去找王慧,或者与王慧在一起的时候,你不要再跟随。推开储藏室的门,混浊的令人窒息的难闻气味扑面而来。我的阴茎直直的挺着,血液开始沸腾。王慧惊恐地看着我,把原先伸出被单外的一只脚下意识地缩了进去。我抓住她的头发拖着,让她跪爬到屋中间的大石旁边。她没有发出声音,房间里只有铁链与水泥地面的磨擦声。我赤裸着坐在石头上,拽着头发使她昂起脸。她的身上包括脸上很脏,令人作呕。  “把眼睁开!”我喝令着,皮带响亮地落在她布满皮带抽痕的屁股上。王慧的眼晴黑白分明,泛着泪光,眼睫毛因为害怕而眨动着,确实很漂亮。她眼神里已经没有怨恨,而多了几分的屈辱,而这正是我要的。她的嘴轮廓很好,只是很干燥,随着她的喘息和偶而的咳嗽,喷出一股股的酸臭。她的目光与我只接触了半秒钟,就移到了青石上。“脏货,脏货,你不如一头猪。”说完,我对着她的脸吐了一口。  我蹲上青石,胀紫的阴茎对着她的面部。香肠粗的大便从我的肛门里缓缓的滑下,王慧不由地往后退,被我狠狠地一皮带又给抽了回来。几分钟后,青石上足有一斤重金黄色的大便。我起了身,跨到王慧的头上,王慧已经放弃了躲避,任由我用她的头发擦试着肛门,档下传出嘤嘤的哭声。我按住她的头,喝令她舔食大便。她的哭声更大,身体使劲往后缩。我用手狠狠地拽她的乳头,用皮带抽打她的阴部,抓住她的头往地面撞。然后再逼她吃大便。  王慧闭着眼,伸出舌头,哭泣着舔了一下。“吃,吃,听见没有,你只配吃屎!”在强迫下,她含住一块,回头看了我一眼,艰难地咽了下去。我口气缓和了一些:这就对了,接着吃,今晚不要吃饭了。在她吃下第三口后,她开始是干呕,后来头拱在地上,痛苦的呕吐着,很快地面上一摊稀稀的胃液,里面加杂着刚吃的大便。她大概实在吃不下去了。我边用皮带抽她,边说:母狗,给你做的饭都被你浪费了。我猛地把她的脸按在剩下的大便上,当我拉起她的时候,那一张脸让任何人都会感到恶心。我就是想这样,通过完全的污辱,彻底地崩溃她的神经。  让牛二打来水,我仔细地洗了澡,然后驱车去了自贡。顺便给各位同仁推荐一下,虽然自贡城市不大,但色情业算得上发达。如果各位有机会去的话,价钱公道,货色不错。在自贡我搂着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过了一夜。早上接到妻子清的电话(一般情况下我不允许她主动打电话给我),我在成都的工程有一场官司,做为业主和法人,我必须到。  开车去成都的路上,我在手机里交待牛二:记住我对讲的三条,另外在我没回去前,把屋中的青石扔掉,给王慧放进铁笼里,锁起来,按时送饭送药,但不要给她洗澡,好好地等我回来。  见到我,清欢天喜地,告诉我她的生意怎幺样的好,女儿在北京的学校怎样的好,等等。官司不大,加上我现在真的对挣更多的钱失去了兴趣,所以很快就结束了。在我临走的那天夜里,我起床小解,睁开眼猛然看见妻子清泪流满面的坐在我旁边。她说:总感觉你这次跟以前不一样,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发生了什幺事,但我知道你一定哪个地方变了。我轻轻地把她揽在怀里,劝她不要胡思乱想,好好睡觉。下半夜,我们两人都没有睡熟。  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,期间从牛二的电话里了解到王慧的情况:已经不咳嗽了,安静了许多,饭量正常,只是更脏。牛二有两条信息我很高兴,一是王慧乞求牛二让她晒一会太阳,二是想洗澡。这说明对王慧的调教已经收到效果:

  她在逐步地适应新的环境,而且神智健全。我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。  到了念念不忘、日思夜想的林扬后,我交给了牛二一张早就拟好的购物清单:

  一只哈巴狗、一个轮椅、铺储藏室用的地毯、浴缸、各式假发、剃刀、柜式空调、综合健身器、电视机、摄像机、录像机、大号针头,定制几条十几米长的细铁链、加工几个金银细条等等。  天气已经寒冷,外套里穿着羊毛衫。打开储藏室沉重的铁锁,王慧在铁笼中看到我先是一惊,而后迅速低下了头。铁笼的底下厚重的木板上垫着一床锦被,裹在她身上的被单已经换成了毛毯。室内的空气浑浊刺鼻,铁笼四周的地面上脏乱不堪。我扶住铁笼,如同打量一只野兽一样观察着王慧。她不再咳嗽了,虽然脸上、头发十分脏,但能看得出来,比起几十天前,她身体恢复的很快。当我让她拿掉身上的毯子时,她十分顺从。皮肤上的伤痕已经痊愈,只是个别地方还结着疤。让奇怪的是,她居然好象有些胖了。我蹲下来让她看我时,她的面部表情中虽然有恐惧,但已没有了怨恨。我能读出其中有恳求、有无助。她应该知道,在这里决定她的命运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我。要摆脱这无边的寂莫也只能靠一个人,那还是我。经过几个月的强奸、暴力、关押和侮辱,笼中的女人已经成为渐渐失去逃走的希望,渐渐地开始屈从和适应环境,渐渐地失去她做为人的尊严,渐渐地沦落成一只被关押的动物。  “你可真脏啊。”“我们现在离开这个脏地方”。我说完,打开了铁笼的锁,用粗重的铁链围着她的脖子一圈,锁上。她跟着我往门外走路的姿势有些古怪,腿和腰都有些疆直。在楼下的院中,我坐在一把竹椅上,让戴着铁链的王慧跪趴在我的面前。阳光下,我们两个人形成了十分有趣而鲜明的对比:一个西装革履、整洁干净、高大健壮;另一个赤身裸体、肮脏不堪、瘦小软弱。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,像一块用了很久的抹皮。放在鼻子边闻出浓浓地臭味和酸酸的馊味。

  我托起她的下巴,附下身子,眼晴紧紧地盯着她:“脏货,知道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什幺吗?”“不……知道。”几个月的单独关押,已经使她的语言功能开始退化,讲起话来有些结巴,而且声音因为寒冷显得颤抖。使我有些奇怪的是,她的牙齿依然很白。一阵风吹过,我清楚地看到她的皮肤上布上一层密密地鸡皮疙瘩。  我把穿着皮鞋的脚搭在她的肩上,玩弄着手中粗重的铁链,望着四周的青山:

  “看,这里的风景多好,山青水秀,你埋在这里也应该知足了。”她听我讲完后,从眼晴中流露出来自骨髓的恐惧。我的脚能感觉到一阵阵的抖动,这次不再是因为寒冷,而是因为彻骨的害怕。人啊,对生命太留恋了。  “不……不……要……”她不由地手肘着地,把头伏在我的另一支脚面上。

  “别碰我,脏货!”我一脚把她蹬开。“我不会杀你的,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为了什幺。”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,扔在地上“好好看看,看看你是什幺东西,看看你该干些什幺,要大声地念出来。”纸张上的内容很简单,只有三条:

  第一,眼前的男人,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,是我今生今世必须无条件服从的主人。

  第二,我不是人,是一只名叫“琦琦”的、对主人无限忠诚的母狗,我从今天开始如果没有主人的允许将不能说话,不能直立行走,我的一切行为和感情表达必须用狗的形式。第三,任何轻微的反抗,将立即带来严厉的惩罚。任何逃走的企图,将立即带给我死亡。  我让她一遍又一遍地念着,哆哆嗦嗦的声音在空旷的大院回响,我心中无比的愉快,我的目标已经快要实现了:拥有一只真正意义的、独一无二的人形犬。  “你同意吗,告诉我。”她低着头答应着:“同……意。”“从现在开始,你真正的生活开始了,你会适应的。只要做到了这些,我会让你永远地、好好地活着。来,先叫两声给主人听听。”琦琦看着我,又低下头,从喉咙的深处发出几声干涩的声音:“汪汪,汪汪。”她大滴的眼泪洒落在地面上。“嗯,不错,看来你家原来养过狗的,只是还很不够,下午你的老师就要来了。”听说“老师”,她露出不解的疑惑表情。  “走吧,跟着我,琦琦。”她答应了一声:“噢”。随后被我狠狠地踢了一脚:“母狗,母狗,你的记性呢?狗会讲”噢“吗?”她的反应很快,从地上还没翻过身来,就开始汪汪地叫了。  琦琦四脚着地,跟着我爬回黑暗的储藏室。我打开铁笼的门时,她自己乖乘地拱了进去,把毛毯裹在了身上。我上楼后换了一身运动衣和胶鞋,搬来电扇对着门口开足档抽换室内的气味。兴致勃勃地拖着水龙头冲洗室内的地面,室内实在太脏了。大概因为我这次在储藏室的时间比较长,当我打扫完毕,喷过空气清新剂,点了一盘香后,鼻孔里好象还有那种腐臭味。头上渗出了一层的汗珠,我站在铁笼边问琦琦:“母狗,你看你把这个地方作践成什幺样了?主人辛苦不辛苦?”她躲在毛毯里,“汪汪”叫着不住地点头。  我把琦琦脖子的铁链解开,让她赤身裸体地跟着我爬行,我十分自信,她不会在我面前有任何逃跑的想法和反抗的意志。她爬行的姿势十分有趣:四脚着地,屁股撅得很高,两条腿弯着,女人最不该露出的地方一览无余。到了我楼上的卧室门前,她停住了,两手撑地直直地跪在那里。见我回头,她看了看干净而舒适的室内布置,又怯怯地看着自己脏的已看不出颜色的身体。  “怎幺了,琦琦?”她“汪汪”地叫了两声,又摇了摇头。一瞬间,我感觉她确实是我喂了很久的小母狗,她很聪明,领悟力很强。我走到她跟前,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:“记着,你是主人的狗儿,主人不会嫌你脏的,跟我来吧。”这是我第一次用如此柔和的声音跟她讲话。听了我的话,琦琦才爬进了铺着木地板的房间里。这一次,她是双手双膝并用。进来后,她不知停在哪儿,看着我来回走动着脱换衣服。待我坐在写字桌前后,她试探着,慢慢地跪伏在我的脚旁。

  “乖,真乖,琦琦。”听到主人第一次的夸奖,她好象松了一口气似的,往我的脚旁又挪近了一些,蜷在那里。如果乍一看,像一团经过长途贩运后的猪肉。  屋里比外面暖和了许多,隔着窗我看着远处黛色的山林。“冷吗,琦琦?”

  她连忙汪汪地叫着,摇着头。她的声音已并再像刚才那样干涩,甚至有些悦耳。

  她现在还没从今天迅速的变化中完全清醒过来,看得出来,她在全心全意地适应着变化。她的聪慧和灵性,超出我的想象,这一点我非常满意。  我休息了片刻,即开始在屋里屋外地忙碌:烧洗澡水。琦琦无所适从、茫茫然地左一头右一头地跟着我。待我赤身泡在满满一浴池温水里,闭目养神时,琦琦就老老实实地跪在浴缸边坚硬的地板砖上。此刻我的阴茎最能透露出我的心情:

  直挺挺地竖在我的跨间。  “琦琦,想不想主人给你洗个澡?”她似乎没有听懂一般,显得意外地、愣愣地看着我。当我问第二遍时,她使劲地点着头,嘴里没有忘记“汪汪”地叫。  我从外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她旁边。当第一瓢水从她头上浇下时,我看到她的眼眶中已经充满了泪水。她可真是太脏了,光头发我就仔仔细细地洗了四五遍。

  洗发的中间她下意识地想用双手洗头,被我历声喝止住了。我把脸伏在她的发间,嗅到浓浓的香波味道。我慢慢地洗着她的额头、脸庞、脖子,包括她的嘴角,包括她的耳眼。她偶而地睁开黑白分明,稍微有些细长的眼晴,目光中的恐惧正在惭惭的散去。我让她卧在地板砖上,清洗她每一寸肌肤。这样给女人洗澡,过去只有妻子清。这样深入、慢条斯理、专心致志地体会少女结实弹性的肌肤,对我来讲,是第一次。琦琦绵羊般地任由我搓洗着,在我面前,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意志,彻底放弃了做为女人的自尊。当她翻过身来迎面躺着的时候,泪水再次涌出,眼圈通红。我过去给清这样洗澡时,清的阴道总会非常柔软而润滑。可我的手指进入琦琦的体内时,是紧缩干涩的,长时间的恐惧、紧张,麻木了一个少女的性欲。  最费劲的莫过于她的手指和脚趾,我不得拿来毛刷,除去她每一条绉纹、第一个指甲缝里的黑灰。冲洗了几遍后,我很轻松地把她抱进浴缸。我让她把头伸出欲缸外,用牙刷逐个牙齿的清洁她的口腔。又提来一桶热水,倒入欲缸内,浸泡了琦琦的全身。我也进入浴缸,无语地看着她,自己又洗了一遍。她用小廘一样的目光看着我,特别当我的腿碰到并贴在她的身体上时,她显得手足无措,不知自己该干些什幺。  我穿上睡衣,端着一杯清茶躺在宽大的沙发上,浴室里琦琦还泡在温水里,没有一点动静。从捕获到琦琦到现在,已经几个月了,一切都在按照预先设计在进行,甚至比我原先想象的还要好。在清茶的滋润中,在缕缕的香烟中,此刻的心情十分适意而放松。现在,我将有很多的事要做,要充分地享受期盼已久的生活。  “出来吧,琦琦。”随着我的喊声,琦琦浑身湿淋淋地从浴室中爬了出来。

  她的面部红润,比较平静,已经没有了泪痕,抬头看到我时,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的感激。“到主人这儿来,琦琦。”我用大浴巾,细细地擦干了跪伏在我脚下的琦琦。  我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地欣赏我的小母狗。短短的半天时间,她前后的变化实在是惊人的,尽管身上还有一些隐约的伤痕。她的美丽和柔弱,她白亮的皮肤和乌黑的长发,她黑白分明的眼晴,猛烈地冲击着我的视觉。她轻轻地扭动了一下脖子,将一侧的长发试图甩向后脑。琦琦把脸仰起一些,目光与我的目光相对了大约五、六秒钟。这幺长时间的对视,还是第一次。她的嘴角动了动,努力地露出了稍许的笑意。接着低下头来,试探着往我跟前爬近了一些,讨好般地“汪汪”的叫。在她不得不接爱的主人面前,已经完全没有了女人的羞耻。  她的形象,她的举动,带来一阵阵无法抵挡的、柔柔的感觉,撞击着我,扇动着我心中那团黑色的火焰。她,一个原本自由的人,正在一点点的堕落,忘却了尊严和自我,慢慢地、甚至是主动地开始进入动物的角色。她,已经蒙胧地、不自觉的,向她的主人——我,学会邀宠。  “乖,琦琦真乖。”我蹲下来,轻轻捋抚着她和长发。对她每一个进步,我从心底里感到高兴和成就感。我的阴茎又热又硬,当站起身来,睡衣的下方被顶起一个小丘。我从衣柜里取出在成都时就买好的女式运动衣,是蓝色的。琦琦躺在地上很费劲地穿好,我把的头发也扎了起来,只是简单地扎个马尾巴。 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,我要给自己和琦琦做饭了。做饭的时候,我把琦琦又锁回了楼下的铁笼子,我不能有一丁点的疏忽。储藏室已经十分干净,除了潮湿气以外,很难再闻到其它的异味。饭菜做好后,我把琦琦带到楼上的客厅。

  茶几上摆着刚做好的一盆米饭,还有炒鸡蛋,炖牛肉。我打开电视,倒了一杯茅台酒,我的肚子早已饿的咕咕叫了。琦琦跪在沙发角上,可怜兮兮地看着我香甜地吃喝。我注意到她的脖子因为洇口水,微微动了一下。  “饿了没有?琦琦。”她盯着茶几上的饭菜,点了一下头。“我的琦琦饿喽。”

  说完,我拿起一个空盆,米饭、牛肉、鸡蛋在一起,盛了大半盆,放在我脚旁边的木地板上。“吃吧,琦琦,记住你该怎样吃啊,别浪费了。”我的语气很温和。  为了能够着地面上的盆,琦琦手肘着地,屁股高高地撅起,运动裤被撑得圆鼓鼓的。她不断调整着姿势,一会用嘴直接去吃,两手扶着盆沿。一会把盆掀起一点,嘴从盆沿去够食物。吃到最后她开始用手抓着往嘴里送。从吃饭能看得出来,她本来是十分讲究的人。在吃饭的过程中,她不停地擦拭着沾在嘴周围的饭粒,又用嘴清洁双手,掉在地板上的饭粒也捡的干干净净。吃完后,抬起头对我“汪汪”地叫,然后用手指着空空的盆。她的适应性实在太强,才几个小时,她的狗叫已经比较自然了。  “吃完了?乖乖,我的琦琦真能干。”在我夸奖的时候,从她油光光的嘴里又发出几声柔柔地叫声。我收拾起碗筷,又带着琦琦到浴室给洗干净脸和手。这样的忙碌,对我来讲真是其乐无穷。  回到客厅后,我躺在沙发里,把双腿平放在茶几上,示意琦琦给我脱去袜子。

  琦琦真是太了解人意,太令我满意了:她用的牙齿为我脱去了袜子,露出骨节粗大的双脚。然后用那双好看的、黑白分明的眼晴看着我。我能感觉出来,我的意志正在逐渐地主宰着她的灵魂。  “乖琦琦,给主人洗洗脚趾头,要一个一个的洗,懂吗?”她连忙地点着头,两手趴在茶几上,先捧住左脚,一口含住了大脚趾。“要慢慢地,慢慢地吮。”

  她含着脚趾点着头。她的口腔和舌头很软,很滑。逐个脚趾小心翼翼地吮吸着,像孩子吮奶一般。  耳旁是电视中播放的音乐,我享受着琦琦给我带来的巨大快乐,进入一种飘游的状态,我想,神仙也不过如此吧。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李淑芬的悲哀 下一篇:小宠物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